视觉?尚木堂
如果不是有心,大约不会在繁华闹市发现??尚木堂。
单从字面理解,必是与木 有关的。
一点不错,这里正是本市不多的经营精品红木家具之所在。
 
   如果不是有 心,大约不会在繁华闹市发现??尚木堂。单从字面理解,必是与木有关的。一点不错,这里正是本市不多的经营精品红木家具之所在。
   第一次去的时候正值 午后,车来车往,我因存了寻找的念头,所以一进路口左右一望,便看到了那三个古朴的大字,正朝着我微笑。
  我并未急着推门进去,我的视线被橱窗里的两张椅子 一张茶几吸引住了。骨杆清瘦,丝毫不喧,仿佛遗世孑立般傲立在那儿,清高自成一派。我站在窗外看着,午后的阳光射落下来,有些阴影,益发显得她的静谧。这么一看,便喜 欢上了。
  到底是要进去,进门当眼依旧是三个大字“尚木堂”,描金,熠熠生辉。门在身后“依呀”拢上,阳光被挡掉了大半,我发现我置身在一个古意盎然的 空间。
  我的周围,全部是古典红木家具。暗暗的红,幽深而沉静,浮躁的心到了这环境只怕也只能慢慢地跟随它们安稳下来。
  主人迎上前来,??为 我介绍这些家具中的宝贝。在此之前,我对红木几乎是一窍不通,原谅我比较喜欢松软的沙发和床榻,可以把整个人陷进去,找到一点安全感,都市里的年轻人大都有这嗜好。我 的概念里,红木家具是很硬的,坐着躺着会让我的骨头生疼,不能让我舒适。所以,我没有多少兴趣。可是今天,当我伸手抚弄在桌面上的时候,我发现了我对它们的喜爱之情。 如此的光滑细腻,主人所称的婴儿肌肤般的手感实在是不为过的,而且那些纹理清晰,自然天成,着实让人喜欢。
  主人笑笑,指着我手下的圆桌说这是来自于非 洲马达加斯加的大叶紫檀所做。紫檀木是世上最稀少,最名贵的木种之一,有“一两紫檀一两金”之说,成材时间很长,要上千年的时间。作为家具中的顶级材料,紫檀硬、香、 色泽与纹理皆好,而且制成的家具不需上漆,靠精心打磨,便能达到顶级舒适的手感。我细细看这圆桌,果然是没有上漆的,看来这打磨的功夫真是不小。
  边走 边看边听,我这门外汉总算是长了点见识。刚才一见倾心的那两张椅子是黄花梨制成,纹理好似工笔画,呈雨线状,或隐或现,生动多变,而且质地坚硬,怪不得有那样一种清高 之气。这还因它是明式的,造型以简洁取胜,以轻快线条为主。而清式的家具,则完全是另一种风格,绚丽豪华,重华丽、雕工,用材也厚重,体型上比明式要宽大得多,以求“ 满”的意境。
  厅里最多见的怕是酸枝木制成的家具了。色泽与紫檀相近,纹理呢像黄花梨,难以分辨。其实这酸枝木啊就是我们常说的老红木,在清代是硬木家 具主要的原料,那个时候,因为使用名贵家具已成风尚,紫檀和黄花梨供应量不足,酸枝木得以走上名贵家具的行列,并唱起了主角。
  古典的家具要有古典的装 饰环境,尚木堂的布置很好地遵循了这一点。各式家具,均以字画、瓷器、茶壶、文房四宝等中国传统生活用品相配,而且在楼上布置出卧室、书房、客厅等不同大小类型配套的 格局,营造出了家居的氛围,便于顾客的比较与挑选。
  在二楼的客厅,我又发现一件钟爱之物,一扇屏风,其雕工之精丽繁复简直难以想象,八仙图雕刻在八幅 木板上,细看其中的人物,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连衣饰的纹路都清清楚楚,令人叫绝,爱不释手。
  我这原本不喜红木的人,看过以后都不舍得放手了,想来, 现在古典的红木家具是越来越受到关注了,与新式家具不同,过个几年,没有人会舍得将家中的红木家具重新换过,但新式家具真恨不得一年一换才好呢。当我坐在宽大的太师椅 上时,呵,与印象中不同,很稳当的感觉。而那些琴凳也好,书案也好,床榻也好,我几乎能把自己想成一个仕女,游走在这些家具之中,舞文弄墨,吟诗弹曲,沉静美好。
  一边喝着主人亲泡的功夫茶,一边听他讲红木,受益良多。在茶的氤氲香气里,我的视线几乎不能离开这些红木家具片刻,因为不舍得。想象一下,这些厅堂里 的家具,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与养护,更会散发出迷人的色泽和香气,与茶具一样,红木家具也是要养的,所谓“越老越值钱”说的便是这个道理。
  对于红木, 单凭一时半会儿的介绍和观赏,断不可能了解透彻,我更怕我的一知半解会贻笑大方。然而,实则也没精通的必要,喜欢,喜欢与之亲近,已经就是缘分了。
              ??摘自 2005年第6期《旅游时尚》 第70?71页